58彩票官网

面向煤海(组诗)
发布时间: 2019-09-13 作者:​曾元飞 来源:燃气公司

面向煤海

 

从北戴河的大海到芙蓉山的煤海

浪花翻飞,风卷云舒,极目辽远

海鸟成群结队,追赶潮起潮落

令人暗生情愫,也想做一只海鸟,独立潮头

矿灯来来往往,穿梭在粗急的呼吸之间

要把煤海的能量吸入心脏,聚合在狭长的井巷

地面的海,地心的海

同一世界,都装进心海

 

尤其此刻,有千钧之力注入骨骼

有万顷波涛喷张血脉

起身面向煤海,轻轻双手合十

就把煤海浓缩成一块煤

托在掌心里,与梦里的一模一样

 

在轰隆岁月的巨炉中

从涅槃里走进,又从涅槃里走出的

正是一块煤的初愿与命运——

斑斓火焰是灿烂容颜

沸腾海水是一滴泪花

 

岩层
 
在煤层里,岩层冒出头的同时
我准备了风镐,风锤,炸药
我还准备好了防护支架,运输机械
清除岩层的工作,可以开始了
 
现在,我的付出终于逼迫得岩层

一刻一刻消瘦起来,一步一步后退
偶尔,岩层也会反扑
发动攻击,找准了我们的薄弱处
那次清除岩层时,牺牲的采煤兄弟的照片
至今我还保存着

岩层开始溃败,缴械投降
但我不愿意鸣锣收兵
要彻底消灭,不留下任何灰烬
面对岩层,我的心
是冷酷的,是狭隘的,是自私的
因为我的身后
有一大群采煤兄弟,眼巴巴望着我
他们还要采煤,挣钱,养家
过上好日子

井巷小憩

 

狭长空间很小的一小部分

风流在缓缓通过

呼吸在自由自在穿行

这是一个舒展的偶然

也是一个沉寂的片刻

排列的矿灯像极了一盏盏圣火

点亮传递的行程

让那一刻有了枸杞酒的颜色,甚至还有花香

此刻,你禁不住热泪盈眶

幸福就在你的身旁

 

当你甘于方寸之隅

在遨游天地之间时

你会发现

有些被忽略或落满煤尘的角落

其实是最宽阔、最明净的

世界

 

梦想

 

咬紧牙关,把嘎嘎作响的牙齿
当作采煤机滚筒上的合金切齿
钻进煤壁。落煤,攉煤
那么多亮晶晶的疲劳和兴奋
在每一根血管里流淌,哼着抒情小曲


与采煤机一道小憩
怀搂昏暗的灯光,
在狭长的空间里沉思
荣光与痛楚、鲜花与泪花
卑微与崇高,定格
一张张乌黑的脸庞。目光
义无反顾,鸟状似地

扑向星罗棋布的井巷


沉重的步履和挺直的脊梁
同迎面扑来的井巷风
穿越凛冽的支柱群,不敢停顿
同头上的热汗蒸腾向上,向上
升起高贵的梦想
岩缝中,滴落的淋水声里
蕴藏着天籁之音
清脆的鸟鸣、花簇绽放的音节
远方滚滚春雷,在胸腔里回响
我还听见了
皮带运输机,在男低音小合唱
躬身的煤,挺起脊梁的骨节作响

 

盗光者

 

当然,必须悄悄地勘察

找准脚下的位置,不差毫厘

一半是风雪,一半是烈日

在夹缝中开一条甬道,切记,要小心翼翼

一旦惊醒冷酷的岩石

至少要付出鲜血的代价

你进入了煤层,开始搬运

一定要像个绅士彬彬有礼,中规中矩

千万不要惹怒了瓦斯,煤尘

那次偶然的爆炸事故,十个采煤兄弟

就再也没有回来。我还

叫得出他们的名字,记得起他们的模样

 

选择了煤,就是普罗米修斯

你走进煤里,接受洗礼

在煤里看见了赤裸裸的自己

看见今生来世

你朝自己高喊一声:光

煤就有了光,井巷就有了光,大地就有了光

更有了一个光里光芒里,看不见的自己

 

 

父亲节

 

在感恩一群人的节日里

我感恩一个人,我的父亲

一代矿工的缩影,一块晶亮的煤

在井下,自己忍着饥饿

却把班中餐拿回家

心满意足地,一口一口喂饱我们兄弟

 

写得一手瘦金体书法的父亲

藏有一抽屉诗词作品,从未发表

仍要我把诗人梦,继续做下去

父亲更像一本厚重沉默的书

教导我们做人不要专营取巧

要勤学深究,精于专长

 

父亲不信天命,不信神灵

一生奉行敬业、敬重、敬畏

父亲说,这是家风

要我们交接给儿孙,传承下去

就能把世上最脏最险最繁重的职业

从事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

 

高处

 

在越堆越高的煤矸石山上

那些来自地心深处的煤矸石

原来以为一生都会在黑暗中度过

在这里,它们遇见了风雨和阳光

遇见了鸟鸣和一群女人

 

其实,她们与煤矸石何其相似

她们来自大山里的苗乡

也从来没有想过

会遇见煤,成为产业工人

把井下转运出来的煤矸石

倾倒在山坡上

 

煤矸石越堆越高

不知不觉中,她们也越站越高

苗乡的女人啊

喂饱了孩子把他们送到

苗岭上的学校去

晒干了麦子把它们送到

高高的粮仓上去

穿戴好了工装把自己送到

煤矸石山上去

 

芳香的新装

      

井巷风拍打煤浪,给浪花穿上

一件芳香的新装

有多少浪花,就有多少芬芳的新装

来来往往的浪花

就像花船里走出的新娘


我曾经的工装
是喧嚣与迷惘浸透过的
是霓虹灯下辐射过的
是语言包装的,是思想及思想背后的
色彩很浓,很重。低着头
是一个个沉重的问号


不惊醒钢铁林立的支柱群
不打扰凛冽的采煤机
我再次来到地心深处的煤海
与煤层对视,与煤浪对话,与浪花相好

煤海啊,就让井巷风

给我穿上一件芬芳的新装吧
我可不可以,做一个入赘的新郎

下一篇: 拿对讲机的洗煤姑娘

关闭